95后男生喜欢姐弟恋 每月恋爱消费2000元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95后男生喜欢姐弟恋 每月恋爱消费2000元

点击:10786
  

  一份《2019年95后恋爱报告》在大学走红,这几个观点你赞同吗

  95后男生喜欢姐弟恋每月恋爱消费2000元

  日前,某社交平台发布《2019年95后恋爱报告》,结果显示:在有恋爱经历的95后人群中,超七成95后每月愿意在恋爱中花费2000元,约等于男生每月送出7支高级口红,或女生每月送出1只游戏机;近9成95后男生更接受姐弟恋,所占比重约是女生意愿的两倍;相比于漫漫相亲路,近七成认为“网恋脱单更有效”。

  大学校园里的95后们,真的流行姐弟恋吗?在这份恋爱报告的基础上,钱报记者也在网上进行了采访调查。

  男生更能接受姐弟恋 女生很担心弟弟们幼稚

  在恋爱话题里,年龄差一直以来是大家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儿。95后对另一半的基本要求也经常存在着对年龄的某些期许。

  99年出生的浙江理工大学学生高斌,他的女友是他的同系学姐,比他大3岁。彼时,他对学姐一见钟情,但对方接受不了这样的年龄差。“她觉得年龄小的男生心理也多半不成熟,感觉就像养个儿子。”高斌告诉记者,最后是在他的猛追下,女生才被他的真诚感动,决定给彼此一个机会。

  如今距离他们官宣已经过了一年,身边的同学常常被他们的“狗粮”强行喂饱。“毕竟当所有人都催着她长大时,我这个小朋友可能需要用大人的姿态把她护在怀里。”高斌十分认真地说道,“爱情本就是自由的,不想给爱情贴标签。”

  中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李春玲曾在一篇报告中指出:从1990年到2010年,“男大女小”的婚姻从70%下降到43.13%,而“男小女大”的婚姻则从13.32%上升到40.13%,姐弟恋婚姻数量猛增。

  传统观念中男大女小的模式土崩瓦解,这也逐渐映射到95后群体上。根据《2019年95后恋爱报告》,90.7%的95后男生更接受姐弟恋,甚至有6.6%不介意10岁以上的年龄差。也就是说,只要你足够优秀,此时你的男友也许正在上幼儿园。

  但有趣的是,女生对姐弟恋的排斥心理明显比男生强。

  杭州医学院的周思思对姐弟恋中的年龄差距持保留态度,“我不是反对姐弟恋,只是不喜欢男友以‘弟弟’的身份自居,理所当然地幼稚着、贪玩着、懒惰着,让女生对两人的未来没有信心”。

  普通95后们偏向理性 每月为恋爱花费两千元

  谈恋爱时,你一个月花多少钱?

  面对这一问题,沈阳理工大学学生邓琦睿有满满的发言权。根据他的描述,有了女朋友之后,每月支出会多出两千元左右。“每月房租一千,还有一千,大头是每周下馆子,剩下的买点小礼物。花销基本上是我出,女朋友有时候也会支付部分。”

  邓琦瑞每月固定的生活费只有两千元,入不敷出的他选择了更加努力地去兼职,于是在学校附近街道上总能看见他发传单的身影。

  邓琦睿告诉记者,恋爱花费取决于自己的实际经济能力。“作为一个不贫不富的普通大学生,每月四五千元的花销我可以接受。平时我和女友不买奢侈品,不去高档场所,一学期一次旅游,这些都是由经济状况决定的。”

  在他看来,朋友圈既有富二代男生带着女友满世界飞,也有两人拿着每月两千的共同账户天天吃食堂,“既然选择了彼此,就要相互悦纳”。

  邓琦睿的爱情投资与大多数95后不谋而合。调查数据显示,在有过恋爱经历的95后中,与邓琦睿一样每月愿意在恋爱中花费2000元左右的人为72.2%,而且95们送礼物并不等于买奢侈品,他们更愿意给恋人赠送有价值的礼物。

  谈及恋爱礼物,中国计量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缪缪更青睐经济实用型:“对方缺少什么,我们就会自觉去买。比方,他需要一件球服,我就会买给他;当我缺一件睡衣,他就会买一件送给我当作礼物。”

  两年前填报志愿时,高中同学的缪缪和小明都选择了杭州的大学。与其他情侣追求“花前月下的浪漫”不同,他们更向往“市井的烟火气”,骑着小电驴绕下沙转圈圈,去邻居学校吃一顿物美价廉的午餐……这对“95后恋人”坦言自己过得很开心。

  在缪缪和小明的相处模式中,彼此不会刻意追求当下流行的仪式感,能激起他们感情涟漪的恰恰是那些灵光乍现的小惊喜。5月20日那天,小明去花店买6元钱一束的干花。老板问他要几束,小明说:“你给我来个18块钱的。”当时,老板笑着说第一次遇到“给我来个多少钱的”的买花人。

  95后更习惯网络社交 网恋比相亲更有效

  95后是互联网的生力军,也是网络社交的“赶潮人”。在参与调查的95后中,66.2%的95后认为网恋比相亲脱单更有效。在他们看来,与其被动相亲,不如主动网恋。

  报名一次持续七天的“宇宙旅程”,匹配到一位CP(网络流行词:配对),被安排来到一艘太空船(微信群)上……浙江传媒学院学生阿苏与大白的相遇始于某个热门公众号的“一周CP”活动。在接触中,阿苏发现群里聊得十分投缘的一个女生竟然是同乡,“我在外地上高中,自从高中后,我就再也没有遇到过来自我们小城的人,所以当时我俩激动坏了。”

  经过一番了解,阿苏和大白加了微信,开始隔着屏幕的相知相识。从一开始发现是老乡时的兴奋,到之后感觉三观契合时的惊喜,短短两三个月,隔着屏幕的他们总感觉对方就在自己身旁。“不像网友,更像是现实中的朋友。”阿苏解释道。

  “但这样聊下去也不是办法,起码也要出来见一面吧。”阿苏主动向大白提出了线下见面,“她听到后很激动。因为她本来也想约我见面,但怕我不愿意,所以才没提出见面的要求。”

  阿苏很紧张,“见面前一晚,我把所有的衣服试了三遍”,并且提前一小时到地铁站等,内心惴惴不安:我的发型有没有乱?这个衣服搭配她会喜欢吗?她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趣?

  后来,当大白从出站口走出来时,阿苏看到一位很可爱的女生,笑起来有浅浅的梨涡。如今距离那场网恋开始已经237天,每一天都很幸福。“我没有见光死,她也没有见光死。”

  电影《Modern Romance》里有这样一句话:在这大概是史上最晚婚的时代,对爱情都追求最完美,每个人都在找和自己灵魂契合的另一半。

  郑琳

顶一下
(92394)
踩一下
(85551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